Wenlei Qu

香港管弦乐团音乐总监梵志登欲携乐团亮相国际舞台

(梵志登在最近的一次音乐会彩排中进行现场指挥。图:Nora Tam)

近期,香港管弦乐团音乐总监梵志登(Jaap van Zweden)有一个宏伟的计划。他希望通过核心曲目巡演、录制、演奏水准的提升和曲目类型的扩展来带领香港管弦乐团进入世界交响乐舞台。这位54 岁的乐队指挥大师表示:“在未来几年中,我们将为香港带来无限荣耀。” 

不过,香港管弦乐团正面临着一项更为紧迫的任务,他们需要在新一季的演出中增强曲目类型的多样化,丰富演奏题材。这也正是上周这位来自荷兰的指挥家所亲自宣布的,他们将循着路德维希•凡•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威廉•理查•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和安东•布鲁克纳(Anton Bruckner)的足迹进行相关作品巡演;他们还会顺道前往俄罗斯和法国,带去适合孩子们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主题音乐会,另外还包括曾做过杂技演员的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的作品《淘金热》(The Gold Rush)、维也纳华尔滋以及流行音乐明星王菀之的表演。 

不过,香港管弦乐团正遭受香港音乐家的指责,因为在他们新一季的音乐会中香港本土音乐家并不多。梵志登必须谨慎妥帖地应对这一微妙形势。 

他们进行了明智的曲目编排,贝多芬和瓦格纳的作品演奏成为下一季演出的重头戏。贝多芬的九大交响乐演奏为期四个星期,梵志登还从未在香港逗留如此长的时间。 

在演奏贝多芬作品期间,香港管弦乐团将循着德国作曲大师的足迹,从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和弗朗茨•约瑟夫•海顿(Franz Joseph Haydn)的作品开始,到早期浪漫主义风格的《英雄交响曲》(Eroica),直至最后富有代表性的交响乐作品。梵志登强调,他们将根据交响乐的时代特点,灵活变幻演奏风格。 

他说:“演奏者应该懂得变通,全面掌握不同的演奏风格。”谈到交响乐历史长河中富有代表性的演奏风格,他表示,“仍有很多人采用约翰内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风格演奏贝多芬的作品。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瓦格纳作品《尼伯龙根的指环》(Der Ring des Nibelungen)的演奏则会历经四年,该作品共包括四部分,他们已在今年的1 月份演奏了其中的第一部歌剧《莱茵的黄金》(Das Rheingold)。 

香港管弦乐团已经完成了一段现场演奏的录制,并会在未来发行的CD 中灌制这部分内容。梵志登表示非常为之自豪,他说:“这真的是太棒了。进入瓦格纳的音乐世界本身就是一段旅程。喜欢的甘之如饴,厌恶的敬而远之。” 

香港管弦乐团将于2016 年1 月演奏《尼伯龙根的指环》的第二部歌剧《女武神》(Die Walküre)。


 (梵志登将带领香港管弦乐团亮相国际舞台。图:Jonathan Wong) 

梵志登本人非常热情、平易近人。他对音乐的激情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当他谈到乐团二三月份的欧洲巡演计画时。他说:“乐团见证了我们取得的成功和实力的提升。而且,在欧洲巡演期间,大家可以同吃同游,交流得也更多,乐团将因此变得更像一个大家庭。而且,借助巡演这一契机,我们在登上世界不同舞台的同时,还能够享受很棒的旅行。” 

保持与大陆的紧密联系仍然是香港管弦乐团非常重要的目标。在新一季音乐会中,他们将演奏知名作曲家谭盾、盛宗亮和陈其钢的作品,并邀请与乐团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内地知名作曲家余隆担任首席客座指挥。 

当我们问起有关余隆担任指挥的事情时,梵志登说上海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余隆曾来香港访问演出过几次,他的现场指挥令香港管弦乐团深受感染。 

梵志登继续回忆道,“当我们考虑到首席客座指挥的人选时,便迅速将目光投向了余隆。余隆为古典音乐在全球的发展做了很多努力,因此人们对他并不陌生,他甚至已成为古典音乐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宣传大使。在我看来,余隆与香港管弦乐团的合作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余隆在国外与其他同仁也有联系,比如欧洲、美国等,因此他的加入确是一件好事。我曾想过首席客座指挥应与香港管弦乐团有一定的渊源,可能他在另一个城市,不过他仍能与我们保持联系。他可以将我们带到更多的城市和庆祝活动中,比如北京国际音乐节会与全球知名歌剧院合作,其中包括音乐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 

梵志登希望能够与余隆共同帮助香港管弦乐团踏上古典音乐的国际舞台。 “这也是我加入香港管弦乐团后所畅想发展计划的一部分。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但这里的古典音乐尚未与国际接轨。未来我们将在全球众多城市的舞台亮相,我感到非常开心。” 

梵志登长期沉浸于实现香港管弦乐团国际化的目标中并为之付出了不懈努力,最近香港音乐家对于乐团的评价却令他大吃一惊,音乐家们认为乐团新一季的演出中香港本地音乐家并不多。而且网上有超过500 人参与签字倡议,要求香港管弦乐团支持本地音乐家。 

梵志登说:“最近我们收到一些批评意见,说我们乐团的香本土港音乐家太少。事实上,我们正在积极解决这一问题,不过香港人也需要付出努力,为加入乐团做好充分准备。我们这里也有出色的香港籍乐队指挥,像陈以琳,她正准备参加圣诞音乐会,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从而与她建立联系。” 

 “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寻觅来自大陆、香港、欧洲和美国的音乐家。专业水准是我们对他们的唯一要求。我们也希望能将优秀的音乐家带到更大的舞台。音乐才是我们的真正语言,它是一门没有国籍限制的国际通用语言,只有用心才能实现交流。对我来说,音乐几乎可称得上是一种信仰。我希望与所有人分享音乐,打破国界的限制。因此,坦白来讲,我并不很在意音乐家的国籍。” 

香港管弦乐团将于9月4至5日举行新一季音乐会,开场曲目为作曲家谭盾的《女书》(The Secret Songs of Women),是一部展现在湖南地区妇女中流传的语言的故事(已被选入本年度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未来我们将在全球众多城市的舞台亮相,我感到非常开心。
                                                                             ——梵志登

在香港管弦乐团的另一场演唱会中,长笛演奏家梅根•斯特灵(Megan Sterling)将现场演奏卡尔•赖内克(Carl Heinrich Carsten Reinecke)的《长笛协奏曲》(Flute Concerto),以及委托荷兰作曲家约翰•波斯特拉普(John Borstlap)新创作的作品。 

今年11 月21 日,梵志登将在香港中环新海滨现场指挥户外音乐会“港乐•星夜•交响曲”,这也是他首次在该音乐会中担任指挥。此次,梵志登一改往日不苟言笑的作风,表示他对这一庆祝活动已期待已久,用他的话来说,这场音乐会将是“一场邂逅无数甜品的盛宴”。 

7月1日前可登陆hkphil.org订票。 

本文曾刊行于《南华早报》印刷版,题名《Epic scale》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wu-tai/15283/xiang-gang-guan-xian-yue-tuan-yin-yue-zong-jian-fan-zhi-deng-yu-xie-yue-tuan-liang-xiang-guo-ji-wu-tai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lifestyle/arts-entertainment/article/1818349/jaap-van-zweden-talks-about-his-big-plans-hong-kong

电单车骑行挑战:泰国湄宏顺府冒险之旅

(泰国北部清佬村景观。图:CORBIS;DAVID KAUFMAN) 

电单车骑行者在转弯时通常都要侧身倾斜。然而,每处惊心动魄的转弯都充斥着呼啸而过的山风,他们往往会出于安全的考虑而选择以平稳的速度转弯,并避开小卡车。尤其是当小卡车以相反的方向下坡时,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乘客们的身体来回晃动,整张脸会被压到车窗玻璃上,生生被挤成饼状。 

湄宏顺府骑行线路(Mae Hong Son Loop)有很多电单车经过。该线路横跨泰国北部,沿途穿过多个植被繁茂的国家级公园。起点与终点均在清迈,共有减速弯、发夹弯等多种弯道1864处,随处可见郁郁葱葱的森林和亘古绵延的高山,飞流直下的瀑布则好似落笔于青松翠柏间的蓝色感叹号。

(湄宏顺府骑行线路中的一条瀑布。)

没过多久,真正的冒险之旅便开始了。我微微倾斜着电单车,整个身体和头部刻意瞄准弯道拐角处的尖角位置,耳边尽是电单车引擎的呼啸和山风穿过头盔通风孔的声音,轮胎仿佛要被拐角处的气流吸进去。树木、岩石和灌木丛从我的头顶飞过。然后,我的本田300 cc电单车向后倾斜着遏制住了车身继续飞起的架势。在下一个拐弯处,我再次经历了这种近乎脱离现实世界的狂奔,这次我需要向右拐弯,我的肾上腺激素就像刚开启的香槟一样放肆奔涌着,护目镜后面的我兀自笑着。 

清迈人以种类繁多的出租电单车而自豪。无论是哪种驾车水准的车手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电单车。从行驶缓慢的小型电单车到专业级配置的高速电单车,不一而足。这些电单车似有一种不撞死神誓不休的气魄。 

来到这里的第一项挑战是需要弄清泰国错综复杂的道路系统。由于已经往返过清迈两次,因此我毅然选择将清佬(Chiang Dao)作为此次旅程的第一站。

(清佬山洞。)

清佬是一个淳朴的小镇,只有沿唯一的交通骨干簇拥而建的几间木结构酒吧、餐馆和商店。身处清佬有一种置身于美国旧西部边陲沉睡小镇的感觉。小镇周围环绕着前寒武纪时代的山峰、雾霭弥漫的山谷和森林,几家精美的时尚酒店散布其中,比如雀巢精品酒店。这些时尚天堂成为人们探寻行山路线和幽深洞穴的大本营,一尊佛陀石像斜倚在山间,仿佛被世人的热情惊呆。 

在第二天的路途中,经过发卡道和蜿蜒的山路时电单车的速度几乎令人眩晕,陡峭起伏的地势宛如一条撕裂崎岖山路后又奔入云霄的巨龙。尽管我无暇理清路线,但是却不会迷路,因为路标非常清晰,沿途的每个小村子里也都可买到地图。这意味着极其耗电的手机GPS定位功能在这里根本毫无价值,这一点我已亲身体验过。

(拜县的一家旅馆。)

当我的手机发出警告意味强烈的提示音时,拜县(Pai)这座背包客的天堂已出现在灯火阑珊处。 20年前,嬉皮士们发现拜河及其周围的山谷风景秀丽,决定在此住下来。如今,嬉皮士们当年设想的生活方式正被人们贴上标签打包兜售,绑发辫和烟斗成为嬉皮士的标配,就像迷彩服一样总能使人联想到双目圆睁的士兵。不过,拜县仍是一座值得世人驻足的“不夜镇”。这里有很多美食,世界各地的享乐主义者们在造访拜县主街时会品尝部分美食。样式各异的旅店和欢乐的气氛也方便人们结交良朋益友。 

拜县通往湄宏顺府的路处于整条线路的最高位置,骑行约需四个小时。在这段路中,有很多令人头晕目眩的上坡路被截成很多段,这些道路笔直如针,一根根“扎”入宽阔的谷底直通向彼岸。骑着电单车穿梭其上需要很好地控制速度。下坡是最危险的,尽管我有一种任凭引擎一路咆哮来享受地心引力的冲动。

(夕阳余晖下的清迈。)

湄宏顺府是整条骑行线路中最大的城镇,却很安静。这座环湖而建的城镇似乎开始意识到自己已失宠,但并不确定遭遇世人冷落的原因何在。事实上,很多骑行者更喜欢在不远处的一座名为萨朋(Sappong)的村子落脚,虽然村里只有一家简陋的旅店,但骑行者们可以住在这里寻找附近的山村部落。骑行者也可以选择住在湄宏顺府的班麦旅馆(Baan Mai Guesthouse),这里的双人房价格仅为250泰铢(约合57港元),而且提供免费早餐,这也是整条骑行线路中性价比最高的旅店。在中午或晚上,还可以在湖畔的小吃店吃到烤鱿鱼和泰式炒河粉。 

第三天的骑行旅程中没有了上坡和发夹道,取而代之的是颇有电单车大赛风格的弯道。这才是我真正想体验的,过度兴奋的心情使我错过了骑行线路的倒数第二站湄湛(Mae Chaem),在本需要拐弯的地方一跃而过了。一个小时候后,手机GPS显示我已经朝着错误的方向行进了70公里。

(骑行线路中一条适合骑行的道路。)

天黑之后,我才抵达湄湛。这是一个位于偏远山谷中的小镇,四周是绵延几英里的高山和森林,看起来这又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正赶上当地的居民在进行狂热的佛塔祭拜活动,仿佛被眼前这一极度虔诚的古老仪式触动,我暂且做出了这样的安全假设:任何外来者都无权驻足仪式现场。 

一路曲折坎坷,我终于在最后一天来到茵他侬山(Doi Inthanon)。该山海拔2565米,是泰国最高的山脉。空气中弥漫着松木的香气,道路因森林的遮阴而变得凉爽宜人。我也因此放慢了骑行的速度,不时停下脚步惊叹眼前的美景。

(拜县是人们热衷的骑行起点)

最后,我返回公路,再一次精疲力尽地踏上了直达清迈的回程之路。几英里的艰辛返程中,我回想着已接近尾声的骑行之旅。四天的时间或许过于短暂,毕竟这里的高山承载着太多的故事,从山区村落到隐匿于深潭飞瀑间的神秘庙宇都值得我们一一探寻。 

无论如何,一路的美妙风景、惊险挑战和惊心动魄已足以令人回味,骑行于湄宏顺府的高山丛林间绝对是一场不虚此行的冒险之旅。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huan-qiu/15229/dian-dan-che-qi-xing-tiao-zhan-tai-guo-mei-hong-shun-fu-mao-xian-zhi-lv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post-magazine/article/1815704/motorbike-challenge-riding-thailands-mae-hong-son-loop

泰国街头小吃:曼谷惹味鸡杂串烧

(泰国街头美食:曼谷鸡杂串烧) 

内在美味在泰国曼谷康民国际医院(Bumrungrad International Hospital)的医生诊断我胆固醇过高后,我依旧毅然按照既定的安排前往荣登亚洲50最佳餐厅排行榜第一名的加甘餐厅(Gaggan)享用有11 道大菜以及12 道开胃菜的盛宴。不过,在入席前的一个半小时,我在街头小贩那里发现了一道十分适合我口味的泰国小吃:鸡肉串烧。 

这小摊档不单单出售常见的鸡肉串烧,摊主有时候还会做鸡尾串烧,而这正是我每次到泰国都苦苦寻觅却经常求之不得的街头美食。另外,食客也可以在这里买到串烧的鸡肠、鸡肝、鸡心和鸡胗。 

站在鸡杂串烧的小摊档前,医生的话似乎仍然回响在耳边:我要注意自己的饮食,不吃固醇含极量高的动物内脏。顿时,我的心头涌起一丝罪恶感,但随即又想到我什少来曼谷,偶尔放纵一下也问题不大。因此我点了鸡尾、鸡心、鸡肠和鸡肝。向小贩递上40 泰铢(折合港币9元)后,我随手还要了一小包酱料。尽管小贩不是很情愿,嘴上一直说他的酱料很辣,但是还是把酱料递了给我。带着这些我珍宝般的街头美食回到了和丈夫留宿的地方。 

鸡杂串烧的味道很赞。我没有吃很薄的鸡肠,烧烤的火候有点过了,不易嚼烂。不过其他的串烧我倒是很喜欢。我还在Facebook 和Twitter 上跟朋友分享了这一街头美食,将其称为“泰国的街头小吃:鸡肉串烧(Thai street food yakitori)”。与日式鸡肉串烧相比,泰国的这种鸡肉串烧更酥脆,调味料的味道也更浓:肉上面刷有一层粘稠的咸甜酱汁;如小贩所说酱料果然很辣,而且略带烟熏味和咸辣味,里面还有烧的辣椒、大蒜和鱼露。 

一位住在曼谷的泰国朋友后来告诉我,本地人把这种泰国小吃叫做“鸡杂串烧”(grilled chicken innards)。她还说泰国人将鸡尾称为鸡屁股,即使是在公开出版发行的刊物中他们也不会称其为鸡尾。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dong-nan-ya-cai/15285/tai-guo-jie-tou-xiao-chi-man-gu-re-wei-ji-za-chuan-shao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post-magazine/article/1815680/thai-street-food-grilled-chicken-innards-bangkok


粥粉面饭:浅水湾中式爽心美食

Janice Leung Hayes

2分鐘前

(“粥粉面饭”(MEEN & RICE)的快手菜:叉烧饭。) 

置身于香港岛南岸颇有一种造访度假胜地的感觉,这里拥有风光秀丽的海湾、沙滩和可口的餐饮美食。海外品牌的海滨酒店、时尚专营店在这里随处可见,相比之下粤菜餐厅则寥寥无几。 JIA Group行政总裁黄佩茵(Yenn Wong)女士考虑到了这一点,在这里开了一间名为“粥粉面饭(Meen & Rice)”的粤菜餐厅。 

Yenn说:“浅水湾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上环或大坑,给人一种与之比邻而居的亲切感。我们发现在浅水湾附近没有一间餐厅能吃到中国美食。因此,我在这里开了“粥粉面饭”粤菜餐厅。在“粥粉面饭”,香港本地人和游客可以在海边品尝中国美食,我们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将真正的香港本土饮食文化带到浅水湾购物中心(“粥粉面饭”所在的滨海购物中心)。同时,我们也渴望为浅水湾带来一抹更浓重的本土色彩,使港人觉得这里也是一处品尝中国美食的绝佳场所。”

从“粥粉面饭”这个名字不难看出这间餐厅的主营范围。这里的餐品非常丰富,食客在餐厅营业时间内的任何时段都可吃到,比如叉烧饭(Yenn表示:“每天我们都会在餐馆现场烤制叉烧肉”)和云吞面等基本菜式以及爆炒虎虾等复杂菜式。 

“粥粉面饭”还提供一系列鲜柠檬水,这一饮品虽然并非中国传统美食的范畴,不过也算是海滨必备饮品。 

粥粉面饭(MEEN & RICE)

地址:浅水湾海滩道28号The Pulse L1楼113号铺

电话:2566 8886

营业时间:11:00-22:00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xiang-gang-you-zong/15131/zhou-fen-mian-fan-qian-shui-wan-zhong-shi-shuang-xin-mei-shi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48-hours/article/1814762/why-yenn-wong-figured-repulse-bay-needed-chinese-comfort-food

餐厅点评:令食客难以取舍的铜锣湾Eat.it


 (EAT.IT餐厅意式三球雪糕。图:KY CHENG) 

位于铜锣湾的休闲餐厅Eat.it由吉安尼•卡普里奥里(Gianni Caprioli;海军商场Giando餐厅的创办者兼主厨)创办。当食客站在烹饪操作台前面对所有餐品时,他们发现的确很难做出选择。 

Eat.it餐厅采用自助餐式点餐风格。在餐厅入口处,您会拿到一张卡片,然后到不同的烹饪操作台现场选择餐品,包括头盘、意大利面、沙拉、甜品和饮品等。此时,您需要通过卡片点单,将卡片交由工服务员下单(并在离店前买单),再将点好的餐品带到自己的餐桌上。服务人员将带您到各类需要烹煮或加热的餐品前现场点餐。


 (玛格丽塔薄饼) 

Ferrarini冷盘(188 港元)为您提供了多种顶级肉品,包括意式肉肠、帕尔玛火腿、意式熟火腿和莎乐美肠、帕玛森芝士。玛格丽塔薄饼(28 港元)和意大利馅饼式薄饼(内含土豆火腿片,36 港元)非常美味,酥皮蓬松耐嚼,且饼皮酥脆可口。


 (Ferrarini 冷盘) 

这里有多种意大利面(有干意面和新鲜意面两种,您还可以选择是否加鸡蛋)和酱料供您选择。我们点了意大利水饺配松露帕玛森乳酪(168 港元)和辣味培根西红柿面(138 港元)。水饺非常美味,量也很足,我们三个人只吃掉半份。辣味培根西红柿面被我们吃光了,上面铺有一层薄薄的西红柿、乳酪和腌猪肉酱料。米兰煎鸡排(138 港元)配薯条,即外面裹有酥脆干面包屑的带汁鸡腿肉。 

在甜品方面,忌廉甜馅煎饼卷(20 港元)的口感不尽人意,饼皮太厚而且很硬。斯佛利亚得拉(15 港元)饼皮酥脆可口,内为忌廉馅料。另外,这里的意式三球雪糕(有草莓、榛子巧克力、香草牛奶三种口味,66 港元)也非常美味。 

Eat.it餐厅
地址:铜锣湾名店坊京士顿街9号1号铺
电话:2489 8822
人均消费250港元,不含酒水。无服务费。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xi-cai/15097/can-ting-dian-ping-ling-shi-ke-nan-yi-qu-she-de-tong-luo-wan-eat-it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48-hours/article/1814808/restaurant-review-eatit-causeway-bay-hard-choosing-what-eat

餐厅点评:Kokomi餐厅——顶级食材的绝妙搭配

(图:EDMOND SO)

菜系:日本菜

价位:约350港元,不含酒水和服务费。 

环境:工作日的晚上非常安静。 

推介菜式:日式霜烧牛肉(118港元),薄薄的半熟嫩牛肉覆盖在什锦蔬菜上面,再佐以令人垂涎的酱汁,这也是当晚味道最赞的一道菜。我们还点了Kokomi寿司(138 港元),因为在我们看来以餐馆名字命名的餐品味道应该会不错,另外我们对这款寿司也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吞拿鱼碎、日本甜虾和鲑鱼子铺在简单的黄瓜紫菜卷上面,这与传统日本寿司的精妙制作方式截然不同。事实上,这款寿司的口味比我们预期的还要美味,因为所用的食材很棒,芥末酱也很新鲜。蟹肉、牛油果、豆腐沙律配香料调味酱(78 港元)也很不错,是性价比很高的一道菜。牛肉寿喜烧(238 港元),有四大片薄嫩牛肉,口味非常赞。 


 (Kokomi 寿司) 

优点:这里的服务还算贴心,当我们点的菜量已经足够时服务员会主动提醒我们。 

缺点:虽然餐厅有足够的空位,可服务员还是将带着一个小孩的一家人安排在我们旁边,小朋友太吵我们不得不要求换到安静一点的座位。铁板(烤炉)烹煮的食物调味不足,例如盐烧鸡翅(68 港元)和海胆炒饭(118 港元)。三文鱼粟米土豆蓉(98 港元)最令人失望。我们本以为这会是一种三文鱼土豆泥或三文鱼土豆饼,结果端上来的却是一盘烤三文鱼,还有一勺不够热的土豆泥。脆蒜牛柳(198 港元)中的蒜碎烹煮过度,有点发苦。


 (日式霜烧牛肉) 

还有什么? Kokomi 餐厅的地址为原Roka餐厅的商铺所在地。 

Kokomi餐厅
地址:金钟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LG1层002号铺
电话:2386 1255
营业时间:11:30-23:00

中文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ritahopes?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publish=text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48-hours/article/1814809/restaurant-review-kokomi-japanese-top-ingredients-intriguing

影評:《千履奇緣》差強人意的爆笑喜劇

(《千履奇緣》(THE COBBLER)(級別:IIA)阿當•桑迪拿(ADAM SANDLER)劇照。該片主演還包括史提夫•布斯美(STEVE BUSCEMI)、德斯汀•荷夫曼(DUSTIN HOFFMAN),由湯瑪斯•麥卡錫(THOMAS MCCARTHY)執導。)

現在,你應該不希望穿上阿當•桑迪拿的鞋子。在繼《男人女人和孩子》(Men, Women & Children)的冷漠和《愛混在一起》(Blended)的窮困之後,阿當•桑迪拿此次傾情加盟《千履奇緣》,再次為觀眾帶來啼笑皆非的喜劇故事。

阿當•桑迪拿飾演的麥斯•西姆金(Max Simkin,即主角鞋匠)是他們家的第四代修鞋匠。一次偶然的機會使麥斯•西姆金意外發現,只要穿上用祖傳古董補鞋機修補的鞋子,自己的樣貌便可以變得跟鞋子的主人一樣。影片將故事的發生地設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區,展現了鞋匠麥斯•西姆金的一系列頑皮舉動,並在影片開頭做了略顯沉悶的情節鋪墊。

麥斯•西姆金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包括:幫助自己生病的母親(林恩•科恩飾,Lynn Cohen)與失蹤已久的父親(德斯汀•荷夫曼飾,Dustin Hoffman)重逢;對付住在隔壁的危險分子(邁瑟德•曼飾,原名柯利弗德•史密斯,Clifford "Method Man" Smith);幫助一位社區活動家(梅羅妮•迪亞茲飾,Melonie Diaz)中止了一名土地所有者(艾倫•巴金飾,Ellen Barkin)骯髒的縉紳化計畫。

該片由湯瑪斯•麥卡錫(Thomas McCarthy)執導並與保羅•佐渡(Paul Sado)聯合編劇。在拍攝該片前,湯瑪斯•麥卡錫導演曾打造了《下一站,幸福》(The Station Agent)、《不速之客》(The Visitor)、《雙贏》(Win Win)三部優秀影片。然而,《千履奇緣》並不被人們看好,其魔幻寫實主義的拍攝手法甚至都無法為生硬的身體交換漏洞自圓其說。

正如觀眾所預料的,最終的結局出現了令人傷感的戲劇性轉折——包括史提夫•布斯美飾演的理髮師是麥斯•西姆金失蹤已久的父親這一包袱設置,觀眾都能看出他一直對麥斯•西姆金有著異乎尋常的關心。可見,湯瑪斯•麥卡錫和保羅•佐渡的此次戲劇構思未免過於缺乏創造力,這也令演員們為之汗顏。

《千履奇緣》於 5 月 28 日上映


中文链接:http://www.nanzaozhinan.com/tc/dian-ying/14762/ying-ping-qian-lv-qi-yuan-cha-qiang-ren-yi-de-bao-xiao-xi-ju-1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48-hours/article/1807030/film-review-cobbler-adam-sandler-comedy-stinker

影评:《完美音调2》辣妹合唱团重磅回归

(《完美音调2》(PITCH PERFECT 2)(级别:IIA)由安娜·肯德里克(ANNA KENDRICK)、瑞贝尔•威尔森(REBEL WILSON)和海莉·斯坦菲尔德(HAILEE STEINFELD)连袂主演,伊莉莎白•班克斯(ELIZABETH BANKS)执导。)

在2012 年《完美音调》(Pitch Perfect)上映前,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他们会如此怀念一部展现合唱团演唱比赛的美国校园喜剧电影。如今,观众们已对贝卡•米切尔(安娜·肯德里克饰)和辣妹合唱团的故事毫无免疫力。 

最新资料统计显示,在女性导演执导影片的美国票房排行榜中,《完美音调2》排名第三(仅次于《暮光之城(Twilight)》和《五十度灰(50 Shades of Grey)》)。音乐喜剧电影《完美音调2》是伊莉莎白•班克斯的导演处女作,剧情承接上集,美丽女声(Barden Bellas)女子合唱团终于出人头地,辣妹们满载国家级合唱比赛三连冠的盛誉,再次席卷而来。

在为美国奥巴马总统一家表演期间,胖艾咪(瑞贝尔•威尔森饰)意外走光,合唱团形象大跌并被踢出国内大赛。美丽女声再次处于颓势,贝卡•米切尔只希望重新挽回合唱团失去的荣耀。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姑娘们最终需要到更广阔的舞台哥本哈根参加世锦赛。 

在准备世锦赛期间,姑娘们还必须兼顾新成员(海莉·斯坦菲尔德饰)的加入、应对世锦赛知名评论员(班克斯和约翰•迈克尔•辛吉斯夫妇饰)的质疑眼光、来自德国劲敌(团长由丹麦女演员比吉特•约尔特•索伦森饰演,Birgitte Hjort Sorensen)的挑战以及美丽女声歌唱团前任团长欧柏莉(安娜•坎普饰,Anna Camp)领导团队后带来的危机。 

根据传统的故事情节套路,此时贝卡•米切尔也应开始不懈努力,以开启她的音乐制作生涯。总之,《完美音调2》足以满足观众的所有期待:朗朗上口的音乐曲目、大牌明星的客串甚至包括相当不得体的笑话。 

《完美音调2》于5 月28 日上映


中文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ritahopes?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publish=text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48-hours/article/1807027/film-review-pitch-perfect-2-cappella-phenomenon-returns

罗马"恐怖"小店:娃娃康复医院吸引万千游客

(在斯夸特里蒂家族艺术品修复商店“RESTAURI ARTISTICI SQUATRITI”里忙碌着的费达历高•斯夸特里蒂(FEDERICO SQUATRITI)。图:GARY JONES)

透过蒙满尘埃的橱窗玻璃,依稀可见“身首异处”的娃娃们双目圆睁的表情。一捆捆的胳膊、腿、手、脚悬挂在锈迹斑斑的钉子上。这家恐怖小店被当地人称为“玩具医院”(Ospedale delle Bambole 或Hospital of the Dolls),是斯夸特里蒂(Squatriti)家族在六十多年前建立的。

玩具医院里,窗框的油漆在风雨飘渺的岁月里屡遭剥蚀。 52 岁的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和他82 岁的母亲吉莎米娜•斯夸特里蒂(Gelsomina Squatriti)在这里继续经营着家族的玩具修理生意。油漆斑驳的墙壁、蛛网四结的货架和忙碌的工作台上堆满了断裂失修的塑像、伤痕累累的玩具士兵和残破不堪的木偶。

斯夸特里蒂这样评价他狭小但是吸引人的工作室:“一直以来这里都是由我们家族经营,因此一切都没有改变。”现在,这间拥挤却令人着迷的工作室已经成为一处恐怖另类的所在,而且在近几年来一度令众多游客心向往之。

(玩具医院货架上一字排开的古董玩偶的残破头颅。)

对于最黑暗的童话故事中幸免于难的角色而言,这间破烂不堪的工作室是他们的中转站。距离这里一步之遥便是琳琅满目的奢侈品专卖店,古驰(Gucci)、范思哲(Versace)和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等一线品牌在时尚奢华的罗马康多提大道绽放出夺目光彩。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继续说道:“它有着老式商店的风格,实际上它是名副其实的旧商铺。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一如往昔。”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给我们看了一张已经褪色的黑白照片,它是上世纪70 年代在附近的货架边拍摄的。他介绍说:“这张照片有30 年左右的历史了。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当时父亲仍在世。你看,那时店里的东西真的很多,堆放得到处都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场景,每天都被许多精美的玩具环绕着。”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的祖父温森佐•斯夸特里蒂(Vincenzo Squatriti)来自那不勒斯,是上世纪50 年代知名戏剧公司La Scarpetta 的演员。后来,文森佐•斯夸特里蒂为自己取了艺名恩佐•皮蒂托(Enzo Petito),并与银幕传奇人物珍娜•罗露宝烈吉妲(Gina Lollobrigida)和马切洛•马斯楚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多次配合演出,他还在导演沙治奥•里昂(Sergio Leone) 1966 年拍摄的义大利式西部片《独行侠决斗地狱门》(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中担任小配角,饰演一家枪支商店的老板。

(吉莎米娜•斯夸特里蒂正修复古董瓷娃娃的腿部。)

当孔切塔·斯夸特里蒂在演艺界寂寂无名时,斯夸特里蒂家族经历了二战带来的艰难岁月。温森佐•斯夸特里蒂的妻子孔切塔•斯夸特里蒂(Concetta Squatriti)意识到演员这一职业过于动荡,不可能为家族带来稳定的未来。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说:“祖母鼓励她的孩子们学习一门手艺,因为二战后演员的收入并不高。”

1953 年,孔切塔•斯夸特里蒂在罗马跟两个儿子,即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的父亲玛利欧•斯夸特里蒂(Mario Squatriti)和叔叔罗纳托•斯夸特里蒂(Renato Squatriti),一起创建了斯夸特里蒂家族艺术品修复商店Restauri Artistici Squatriti。

“从那以后,我们整个家族便都在这里工作,包括祖母、父亲、母亲、叔叔、婶婶、侄子、和我自己。”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继续回忆着这座约150 英呎的拥挤工作室。寂静的空气中混合着搪瓷、胶水和溶剂的刺鼻气味。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加入家族生意的。

(被主人遗忘已久的瓷娃娃。)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说:“我们就住在楼上的公寓里。那时我年纪很小,每天放学回家都会顺便过来向我的祖父、父亲和叔叔问好。记不清是哪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人跟我说'费德里科,过来帮我一下。'我便从为客户返还修复好的艺术品做起,逐渐接触了外出购买原材料的工作直至最后也在这里做起了家族生意。”

斯夸特里蒂家族的这门生意最初靠修复陶瓷、玳瑁、金属、象牙、木制和马赛克质地的艺术品维持生存,这些艺术品都是在二战中遭遇破坏的罗马贵族传世之宝。毕竟当时只有贵族才能负担得起这样的奢侈品。此后,斯夸特里蒂家族也开始做修复玩具的生意。

在斯夸特里蒂家族的工作室里,年代最久远的玩具娃娃可追溯至古埃及、古希腊乃至古罗马时期(他们发现了制作于西元前300 年的罗马布娃娃)。斯夸特里蒂的家族生意在上个世纪达到鼎盛,那段时期的欧洲玩具娃娃都是由粗糙凿刻的皮革、木头或纸胶混合物制成,娃娃们穿着蕾丝、丝绸和塔夫绸做成的花哨怪异的衣服。不过,娃娃的头部制作却越来越多地使用精致的瓷胎,这使得它们看起来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感,它们有着细致的睫毛、美人痣甚至皱纹。

随着岁月流逝,这些娃娃不再是孩子们的玩具,而是收藏家们热衷的属于财富精英的艺术品。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从货架上拿起一个娃娃头,将它托在一只手中轻轻拂去上面年代已久的尘埃。

(商店橱窗里的招牌。)

“这个娃娃有100 多年的历史了,”他向我们介绍一件刻有“1902”字样的古董娃娃。他表示,这家店里有很多无人认领的娃娃,娃娃的主人们已经由天真烂漫的孩童变为垂垂老矣的老人甚至已然离世。有些娃娃放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了,可能再也回不到主人身边了。 “我们已经开始修复这些娃娃的头部,因为它们像其它瓷质艺术品一样需要保持其原来的工艺。”

如今,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的店里每年都会修复1000余件艺术品,包括盘子、花瓶、小雕像、多种多样的娃娃等。他像所有兢兢业业的家庭医生一样,总是以客户的幸福安乐为己任。目前这家“娃娃医院”正面临着原材料成本以及店面租金上涨的问题,以前这里曾是工薪阶层的居住地,现在则已成为与旅游景点比邻的富人区。不过,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还是不愿让客户败兴而归。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表示,“如果我每天只工作七到八小时,那么为了维持店面生存,我不得不收取更高的修复费用。这样一来,就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负担得起娃娃或古董的修理费用。”

与此同时,许多双娃娃的眼睛仿佛正会意地看过来,这些冰冷的眸子有一种令人颤栗的真实感。

费德里科•斯夸特里蒂继续说道:“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做好我的工作,并且每天都投入足够的时间。我们工作的目标是为客户带来快乐,而不只是赚钱。对此,我很有成就感。当一天要结束的时候,我可以对自己说'我已经连续工作11 个小时了,换来的是非常漂亮的艺术修复成果,而且我是以合理的价格完成了这项工作。'客户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它们真的太美了!”


中文链接:http://nanzaozhinan.com/sc/huan-qiu/14568/luo-ma-kong-bu-xiao-dian-wa-wa-kang-fu-yi-yuan-xi-yin-wan-qian-you-ke-1

英文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post-magazine/article/1796248/romes-little-shop-horrors-dolls-hospital-tourism-draw


探访统一宫:打开关于越南战争的尘封记忆

Keith Mundy

(统一宫前的游客。图:AFP;KEITH MUNDY)

对于统一宫,热衷于搜集越南战争史料的军事迷们一定并不陌生。在痴迷于六十年代典型性建筑的人们心中,统一宫无疑是一座圣地。

统一宫或许是越南当局的无心插柳之作。不过,这座如今被越南政府悉心呵护的历史性建筑确是上世纪60 年代典型建筑中的瑰宝。统一宫融合了现代政治性建筑的风格与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金手指》时代中经典场面的室内设计风格,令美学家和崇尚复古风的人们心驰神往。一位博物馆馆长曾这样公开评价这座低矮型混凝土建筑:“统一宫是一处国家历史与文化遗迹,同时也象征着越南对美国支持的西贡伪政权的胜利,彻底粉碎了他们的最后一处据点。”

我不确定越南人是否也怀着同样的感想。于我而言,探寻南越南前总统官邸这一历史遗迹的经历令人五味杂陈,之前对它的认识以及亲临现场的所见所闻使我的感受极为复杂。

(1975 年4 月30 日,北越南军队的坦克碾过西贡统一宫的大门。)

在这里,既有对英勇斗争的敬仰之情,也有武装暴力的恐怖阴霾、贪污腐败的阴险丑陋以及荒芜弃置背后的失意沮丧。南越南前总统阮文绍和他的随行人员曾居住在这里,他们的魂灵仿佛还未曾远去,不过统一宫里光线明亮、凉风习习,微风吹到开放型地板上,摇曳着上方的薄纱窗帘。精美典雅的鸡尾酒廊由五光十色的皮革装饰而成,令人的脑海中瞬间闪现仿照007系列电影拍摄的影片《谍海飞龙》(Our Man Flint)的经典画面。

越南战争是残酷悲壮的,南越南共和国的战时指挥命令便是由这里发出的。不过,统一宫也引发了我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比如十分兴奋的心情。或许,越南当局不该将统一宫保护得如此完好,他们对统一宫的悉心呵护激起了我对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的《紫雾》(Purple Haze)响彻整条街的时代的热爱,这种热爱并不属于《国际歌》的时代。

19 世纪60 年代,法国人在这里建起了宏伟精美、颇具法兰西第二帝国风格的总督府,即诺罗敦宫(Norodom Palace),并将其在越南南部的殖民地称为交趾支那。 1955 年,法军被击退后,吴廷琰担任新成立的越南共和国的总统,进驻诺罗敦宫,并将其更名为独立宫。 1962 年,吴廷琰空军部队的叛军飞行员炸毁了独立宫的西侧部分,企图杀死吴廷琰。

(1975 年4 月30 日,北越南军队的坦克开在西贡统一宫的门外。)

吴廷琰下令由留法归来的建筑师、罗马最高奖(Grand Prix de Rome)的获得者吴曰树重建现代风格的全新宫殿。吴曰树年轻英俊,极具浪漫主义情怀,是越南最负盛名的建筑师。同时,他还是一位备受赞誉的画家和诗人。毫无疑问,吴曰树是这份工作的最佳人选。毕竟,只有吴曰树能够为当时的国家领导人打造一处属于私人的冥想空间,并将西贡的胜景尽收眼底。

吴曰树在这所宫殿的设计中主要采用了西方现代主义建筑风格,并巧妙地融合了中南半岛建筑设计的元素,最突出的表现便是使整个行宫正面的露台共同形成中文字样的“兴”字,寓意繁荣昌盛;整栋建筑的“T”字形状也暗合了古老的越南文字,意为“命途顺达”。更鲜明的一点是,统一宫的正面外墙建有酷似竹林的混凝土柱子,并设有玻璃屏障。

(统一宫的陈列室。)

新建成的独立宫又名“总统府”,于1966 年正式落成。不幸的是,吴廷琰早在1963 年的政变中便被枪杀了,并没有享受到新宫殿中的片刻时光。吴廷琰死后,阮文绍担任新总统。由于吴廷琰终身未婚,其胞弟吴廷瑈的妻子“瑈夫人”长期扮演南越南第一夫人的角色,她曾为独立宫的95 个房间挑选了所有的吊灯、地毯和窗帘,在得知新总统入驻独立宫的消息后一定会暴跳如雷吧。 

在越南战事最紧张的时期,阮文绍一直住在独立宫。 1975 年4 月21 日,越共军队开始进入西贡,阮文绍逃离独立宫,由半盲的陈文香继任总统。七日后,绰号为“大明”(Big Minh,与绰号“小明”的陈文明区分)的杨文明上台,他的任期更短,仅当了43 个小时的总统便被迫下台了。

(统一宫一楼景观。)

我已经做足了案头功课,现在该现场参观了。我漫步在笔直漫长的大道上, 1975 年4 月30 日北越军(NVA)坦克从这里轰鸣而过;我穿过坦克撞击过的锻铁大门,徘徊于坦克碾过的草坪;我走近长长矮矮的正面外墙,矗立在那里的柱子宛如一块石幕;我爬过华丽的中央楼梯,第一位北越军士兵曾登上这里在顶层露台升起河内旗。

进入第二层,我发现了统一宫最精妙绝伦的房间,它们主要用于总统办公和接见宾客,其内部装饰布局融合了越南的传统风格以及现代的功能主义风格。在总统的办公桌上有三部很大的电话机,颜色分别为白色、粉色和红色。据我猜测,白色电话的通话内容应该不涉及国家安全机密,红色电话则用于传达国家安全机密,粉色嘛,或许是总统与情人之间的专属热线?好吧,我也是在信口开河而已。

(停驻在统一宫顶层的UH-1 直升机,又名“休伊”。)

统一宫的镇宫之宝是陈列室(Credentials Presenting Room),其结构呈方形,采用了现代主义风格,越南金漆装饰技艺使整个房间金碧辉煌。金漆咖啡桌和总统办公桌后面的整面墙上是一副巨大的油漆壁画,整个画面以金色、棕色、黑色三种颜色呈现了一副气势恢宏的历史景观。据官方指南介绍,这所无异于古代帝王勤政大殿的奢华房间被刻意建在统一宫整栋建筑的几何中心,果然所言非虚。

统一宫的第三层完全是上世纪60 年代的设计风格,休闲区内设有樱桃红的豪华观影厅和宽敞的娱乐室,米色和黑色混搭的沙发以及红黄相间的福米加吧台是娱乐室的主要装饰。在那一刻,我真的听到了高脚杯相碰和托尼·班奈特(Tony Bennett)吟唱《我的心留在三藩市》(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的声音。穿过遮罩门,西翼顶层是直升机停机坪,一架“休伊”静静地停靠在那里。

(位于统一宫地下室的作战指挥室。)

再上去一层便是统一宫的主顶层,这是一处观景塔式的建筑,站在上面可清晰俯瞰周边一切景色,左开的落地玻璃窗可供随时通风。该建筑被命名为“Tu Phuong Vo Su Lau”(意为“八方静谧”),是吴曰树整个冥想空间设计的高潮部分。不过,阮文绍的到来破坏了这里的宁静平和。在他居住期间,这里更像是夜生活的温床,而非冥想者的精神居所,夜总会的气息成为这里的制高点。

地下室里蛰伏着往日的作战指挥室,室内阴冷昏暗,配备了60 年代的先进通讯技术,不过现在看起来却非常怪异有趣。墙上泛黄的地图显示出即将在阮文绍手中丢失的所有领土。空气中弥漫着走投无路的绝望气息。

(统一宫顶楼的游戏室和酒吧。)

一间资料室陈列着最令人沉痛的展览品,这是一张拍摄于1975 年4月30 日的新闻图片,画面展示的是越共训斥“43 小时总统”的场景,照片中的“大明”杨文明没有了昔日“唯我独大”的风采,垂头丧气地坐在宫殿的沙发上。上面还记录了他们的关键性对话:

杨文明:“从今天一早开始我就在等待着把权力移交给你。”

北越军上校裴信(Bui Tin):“移交权力是必然的。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项权利,更别提移交不移交的了。”

后来,他们俩坐下来一起进餐,享用了米饭和北越军配给的牛肉罐头,这是越南新政权在胡志明市统一宫举办的第一次“宴会”。


中文版链接:http://www.lofter.com/blog/ritahopes?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publish=text

英文版链接:http://www.scmp.com/magazines/post-magazine/article/1774166/independence-palace-monument-vietnam-war